当前位置:金水河观澜

你只知道河大有王立群,却不一定了解还有个92岁的“老宝贝”

  

  “天资愚钝凭勤业,事半功倍终有成;聪明才智荒学业,虚度年华空一生。”这是朱绍侯老先生的座右铭。他谨记一辈子,恪守一辈子。

 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   王向前

  这个时代,崩塌的东西很多,滋长的东西也不少。不过在崩塌和滋长衔接中,又总有一些东西是永恒的,比如对工作的敬和对生活的诚。

  朱绍侯就是这样的一位老先生。92岁高龄的他,退休不“退心”,每天保持6个小时工作节奏,守在河南大学校对书稿,600多万字,预计明年出版。而谈到河南大学发展,他又老泪滚滚。

  今天,看着他正在做的事和他的过往,我唏嘘感动。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,也不管生命的枝杈伸向哪里,请永远努力在生活之上保留一片天空。

  拿命书写历史

  出生于辽宁的朱绍侯,是中国史学界一颗亮闪闪星星,更是百年名校河南大学的一面鲜艳旗帜。

  他年龄大,1926年11月出生。1954年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河南大学(当时的河南师范学院)教学,直至1998年退休。40余年间,历任河南大学历史系主任、出版社总编辑。

  他人勤奋,至今已出版学术专著和个人著作集8部,主编的著作、教材13部,发表论文200余篇。他主编的十院校本《中国古代史》自1981年出版迄今,发行量达一百四十万册,覆盖全国60%以上的高校,成为30多年来国内影响最大的中国古代史著作之一。

  令人感动的是朱绍侯把勤奋延续到了现在,92岁高龄还在“自我加压”,每天工作。

  不久前有记者走进他家,客厅里历史学书籍和报刊随手可及,沙发旁边有满满一箱子书稿。他说:“这样方便,我坐在沙发上休息时,随手就可以拿出书来看。”

  为什么工作?不为名不为利,为的是那份献身史学的初心,正在校对《今注二十四史·宋书》,全书600多万字,预计明年出版。每天上午9点到12点、下午3点到6点,成了他把心血交付给书稿的固定工作时间。

  “用生命书写历史,用历史书写生命。”这是亲朋好友对朱绍侯的评价,想一想,他还真是在拼命工作。

  

  2012年中华文化人物奖杯

  用心教书育人

  教了几十年书的朱绍侯,写了几十年史学著作的朱绍侯,穿越过人生沟沟坎坎,终于抵达退休的幸福生活阶段后,却不愿放过自己放弃工作,仍然要在90来岁高龄继续书写。

  他的在外地工作的儿女们多次想把他接到身边,可他就只愿意留在开封,留在河南大学。在他心里,河大和他早就化二为一了。

  和河大融为一体的朱绍侯,就像一棵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,枝干遒劲,树叶有香。

  任河南大学历史系主任期间,他在从事大量学术研究的同时,一直把教学当做自己的主业,从未忽视过对学生的培养。他始终认为,只有首先在讲台上站稳脚跟,才能开始搞科研,因为教学和科研是相辅相成、相互促进的,不搞教学就不容易发现问题,研究就会无的放矢,而不搞研究,又会使人对许多问题的认识浮于表面,人云亦云。

  因此,他严于教,钻于研。课堂上,学生们总会见他拿出一沓厚厚讲义,每页密密麻麻的文字都是他细致认真手写成的。在河南大学博士生导师龚留柱眼中,作为老师的朱绍侯“眼神是慈祥的,脸色是和蔼的,腰身是谦恭的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心底是平和的,灵魂是宁静的”。跟随朱绍候从事学术研究的几十年,老师的为人处世深深影响着他。

  当年,河南大学博士生导师李玉洁教授写作《楚史稿》时,听说湖北要组织专家编写楚国史专著,一度想放弃。但在朱先生鼓励帮助下,李教授最终坚定信心将作品完成并出版。向《开封日报》记者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,李教授感慨,“那是我的第一部专著,要不是朱先生给我支持与帮助,我绝对完不成。这对我整个学术生涯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,我一直铭记在心。”

  严谨著述传道

  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。韩愈的《师说》传千古,不仅是他说得好,还因他把一系列理念通过著述泽被四方。

  每当与青年学者座谈交流时,朱绍侯都会语重心长地谈个人的学习体会:“研究历史没有什么窍门可找,既要勤奋,又要有时间的累积。要有十年坐冷板凳的工夫,因为中国的史籍浩如烟海,如果没有足够的知识积累,人再聪明也不可能写出很有价值、很有分量的著作。”

  前几天,知乎上有位知友马伯庸发了篇年终总结——“2017即将结束,推荐你26本知乎上值得一读的书”,排在第四本的是《军功爵制研究》。他是这么介绍的

  “大秦是一个值得反复琢磨的朝代,它在制度上的很多细节有着现代性意识,既与后世勾连,又显出自己独特的个性。军功爵制度,是秦朝这台机械上至关重要的一个大零件。它把整个秦国变成了一款升级游戏,驱动着国民们走上一条嗷嗷扩张之路。想了解秦国的社会运作源动力和国民性格,这个专题不可不了解。

  

  手不释卷

  《军功爵制研究》这本书介绍了军功爵制的起源、发展以及在汉代的消亡。尤其重要的是,这本书不止阐释军功爵的社会意义,还仔细考证出这个体系如何运作——对于史学家们来说,前者是最重要的;对于文学创作者来说,后者才是真正的素材宝库。看完这本书,读者基本上能对这个制度了然于胸,再去读其他秦代研究专著便有了一块基石。”

  嗯,这本书正是朱绍侯的大作之一。

  朱绍侯在读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等的过程中,经常遇到有关赐爵的问题,于是对推动古代社会前进的军公爵制度产生了兴趣。果然,他以大胆假设、小心取证和翔实史料为学界还原了历史真实面貌的《军功爵制试探》、《军功爵制研究》、《军功爵制考论》3部著作,成为军功爵制研究领域的权威。

  抗拒虚度实一生

  严谨治学的朱绍侯,92岁高龄还在笔耕不辍的朱绍侯,给每一个人都树立了一个不向人生低头的写实形象。

  不断有人劝慰他:“先生年纪大了,这样劳累太伤身体,多注意休息。”他总是说:“我这是常年养成的习惯,一天不看书反而难受,就让我继续看下去吧。”

  他关心知识的传递,也关心周边的发展。12月23日,当着河南日报记者面谈河大发展历程,他落泪了。“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河大走了过来。希望我们在‘双一流’学科的基础上,既脚踏实地又开拓创新,继续加快发展,争取早日成为‘双一流’学校!”他建议学校的发展应“软件”与“硬件”并重。

  这是一份赤子之心,只有爱的深沉,才会老泪滚滚。

  今年9月25日,为纪念河南大学建校105周年,“感动河大”颁奖典礼在河南大学明伦校区大礼堂举行,朱绍侯是“感动河大”人物之一,颁奖词是:“再版了20多次的《中国古代史》,是他的奠基之作,也是后学必读经典。坚守60年,治学一辈子,用生命书写历史。先生有大智,善用智,智者长寿;先生活到老,写到老,永不言老。”

  听着这样的颁奖词,90多年的过往想必会在他的脑海流淌,他也一定不会忘记自己早年治学时的座右铭:“天资愚钝凭勤奋,事倍功半终有成。聪明才智荒学业,虚度年华空一生。”得益于这句座右铭,在此,请让我向朱先生致敬:不管人生走到哪一步,都永远努力在生活之上保留一片天空。